公告
<  1/1  >

喜讯

热烈祝贺盟大集团

入选东莞市上市后备企业

 喜讯 2018-09-29
专访 | 没有逆袭的故事,他一直走在自己的路上
作者:羽蒙     日期:2019-06-13

【编者按】他可能代表的是新时代下这样一批25岁左右的“90有志青年,他们热爰生活,渴望认同,在努力活得精彩的同时懂得回馈。他们认可成功,信服个性,懂得分辨和挑选影响力,他们每个人都可以是领域内的意见领袖,他们的影响者都是自己。

▲盟大羿鸟/莫锦峰


提起做销售,成功的范本中,常常会流传许多逆袭故事,听起来惊心动魄,又让人热血沸腾。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故事的反转越大,人们越能从中获得一切皆有可能的力量。我们赞美寒门出贵子,凭借勤奋和坚毅,过关斩将,扭转命运;我们常常也会认为,纨绔子弟多因家庭条件富裕,不苦难不成功。

但今天的故事主角,江湖人戏称他长着一张首富的脸,谈吐幽默,一看就是从小不愁吃穿的”……“单纯的”……“老实人。别人以为他的业绩可能是因为土豪的朋友都是土豪,但事实上,他的客户是从陌生到熟悉,再到与客户成为好友,乖乖仔的形象让人莫名感到亲切和安心。

被戏称为富二代,他也只能一笑置之不解释。从懵懵懂懂随波逐流的求学阶段,到步入社会不断给自己设定的目标达成,他确实没有过捉襟见肘的生活压力,这让他在平淡的追逐中,更忠于自己,更看淡得失,更无惧困苦,更能坚持,更有内驱力。

 

遇到困难,就像后羿射日一样

 

莫锦峰,鸟名是羿鸟,之所以这样取名,是因为我希望自己像后羿射日一样,遇到困难,敢于面对,不要退缩,把太阳射下来,把问题解决下来。


没有把困难想象成暗黑,而是当成了太阳,果然很“9021岁踏入社会工作,刚开始做电销每天被要求打80通有效电话,打到耳朵疼,左边耳朵疼换右边,右边疼换左边;他每天还要6点多从镇上坐公交车1.5小时到城区,再步行两个站才能到公司,通勤来回长达3个多小时,就这样持续了两年多……轻描淡写地说到这些,他反问,这,算吃苦吗?

对普通人来说,不算苦,在他看来,当然也不算。但人们习惯于想象富二代的标配……好像应该是一毕业就有车有房,还有体面的单位轻轻松松上上班啊。怎么还坐这么远的公交,怎么不在城区买/租个房,怎么还到私企打工……

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明是小白入行,明明起点都一样,明明没有任何资源,他真的是靠自己的真诚和勤奋,敲开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扇门。电销几个月后,一位新上任的领导随机抽取并听完了所有几十号销售人员的电话录音,他是唯一被记住的,并由此获得部门重用。

从一无所有,到慢慢积累自己的客户群,他不急、不躁,客户的信任度和粘度也越来越高。

 

不善言辞,却成就了四连冠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优秀不在于一时的成绩与认同,可贵的是一如既往的坚持。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骄不躁、坚持着以负责、严谨、高效、忠诚作为工作的信条,用专业去征服他的客户,用心服务每一位客户,在第一个季度,创造了惊人的成绩,拿下三连冠的他,在每月持续爆大单,用最快速度冲刺在部门首榜,截止到3月份,他已经连续拿下四次销售销冠!这是部门领导给他写的好鸟奖颁奖词。

要知道,能荣获四连冠的称号也是该部门史上的第一人!

问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就说,也没什么,其实我不太会说话……”在到处都是竞争激烈的狼性氛围中,他将这个销售中最大的劣势转化为优势,首先是做好倾听者,不抢着先声制人,没有套路,不吹不黑,反倒比那些太过能说会道的销售员更让人有安全感。

而现在,他的客户多是清风自来型,很多都是转介绍而来的。男客户会当他是好哥们,可以喝喝茶打打球谈谈理想;他还有个外号是师奶杀手,妈妈级客户会当他是乖乖仔邻家弟弟,关系好到有客户从很远的异地过来还会去他家里作客,与他的妈妈闲聊家常,真的变成了家庭朋友一样。

 

所谓佛系,是低调筑梦

 

羿鸟是东莞高埗镇本地人,从小没吃过苦,还比较调皮,于是初中刚念完,他就被家人送到了技工学校。父母可能希望他能学一门谋生的技术,但他说,这期间对自己改造印象较深的是学校的传统文化每天晨读《弟子规》,早操是打太极。他在这里习得一丝佛学的禅理,慢慢修身养性,也渐渐认清了世界,寻回了自己。

相比很多喜欢二次元的90后青年,他喜欢看的电影比较经典,而且回看很多很多次,比如《肖申克的救赎》、《当幸福来敲门》、《遗愿清单》,向往敢闯敢拼的生活,认为年轻人就该目标清晰,承受苦累甚至委屈,永不放弃。

毕业至今短短四年,他已经用自己赚来的钱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还赞助妈妈在自己家旁边修建了一栋小楼。妈妈也挺辛苦的,但是她现在很欣慰。羿鸟说。

看到妈妈逢人就炫耀,没想到我这儿子当年读书不厉害,现在这么争气……”每当此时,羿鸟一边嗔怪妈,这有什么好说出去的,一边心里暗下决心:嗯,好的,我一定要更努力,过两年再修一栋呗。




 

分享到: 
责任编辑:布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