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  1/1  >

喜讯

热烈祝贺盟大集团

入选东莞市上市后备企业

 喜讯 2018-09-29
专访 | 煎饼侠大鹏这个人,有点一言难尽啊
作者:羽蒙     日期:2019-03-06

2015年加入盟大集团,他给自己起了个鸟名——大鹏,希望自己在这里可以快速成长,获得成就,以促使公司业务能够“鲲鹏展翅、扶摇千里”,但之后的剧情并没有初想的那么顺利。

大鹏这个人,最初容易被一些人认为是一个“孤傲”、“自以为是”、“固步自封”的人,一个不爱说“场面话”的人,甚至是一个意气用事上台就唱反调的“刺头”人物。他认为别人之所以这么评价自己,是因为缺乏自信,喜欢舒适区而没有敞开胸怀拥抱不确定的变化。

他经常说自己骨子里是个很敞亮的人,有天生耿直的秉性,说话锋芒毕露,没有所谓“语言的艺术”,看到身边人心安理得呆在了舒适区不思进取,他会毫不客气地把那人给拉出来,制造冲突和矛盾。那时候他总想,“人情社会,都是低效率的沟通,不够真诚,也不具有积极因素,我最不怕的是当一个坏人。”

就这么“不合时宜”地挺过两年到2017年,这期间,他感觉上台了就会有主持人尽量避免将话筒交给他,他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禁言“了。他开始悟到了,“再大的公司也是一个人情社会,只有融入进去,被人接受,才能真正有效地去改变自己想要推动改变的一些事情。”

2018新春年会,他主动为自己争取了一次难得的发言的机会。那是他第一次在台上发自内心表达了对公司的高度认同,“公司业务在健康快速的向前发展,傻鸟具备企业家精神,坚韧,有梦想,具备冒险精神,也能够披荆斩棘,并主动肩负起对社会、对组织的责任。” 

从此,他变得不再那么耿直,在公开场合开始自黑、自嘲,语言幽默诙谐而不失自己内心所要透析本质的看法和思想,他开始用“煎饼侠“和”屌丝男士“重塑自己鸟名的来源,从前陌生的同事纷纷照面打起了招呼,从前被他怼过“舒适”的同事说起了感谢。自己和团队都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更多的独立思考,更多的“迭代自我”。

 

1

他敢说!独立思考,敢于say no

“在某些方面,我并不认同‘和气生财’这样的理论。”他说,在团队内部应该允许冲突,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在独立思考,否则,就容易固步自封。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对外的话,倒是要一致的和气。”

他认为团队中要出现一部分敢于say no,敢于唱反调的人。他认为提出与团队或领导不一致的想法和建议,一方面是say no的人说的有可能是对的,可以补充决策者的思维盲区;另一面会带动团队更多的人去独立思考并具备批判精神,达到一种团队共创的一种局面。

同事良鸟经常提“敢于say no,会给团队带来活力和创新“,对这一点他表示认同,同时他也强调,“要注意提出不同的观点和想法的人,他本身是不是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是批判性地去理解这件事本身,还是仅仅敷衍地只流于想要表现,后者是极其危险的。“

在产品研发中心,他总是第一个敢于say no的人,他认为这样能带动大家一起去发现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思路。索尼原CEO大贺典雄手下有一位高管——出井伸之,因为每次开会,他总能提出与别人不一样的意见,甚至公开与CEO唱反调,大贺典雄甚是喜欢他。偶尔他也会和大家意见一致,大贺典雄会生气的对他说“我让你来参加会议,就是要听见你不一样的声音”。大鹏说,他想成为盟大的出井伸之,并希望每个部门都有一个出井伸之。

大鹏在公司很多场合say no过,他认为在其他公司或许早被开除了,但在鸟巢这里,绝不是意外,更不是运气好,而是因为自由开放的鸟人精神,一直在激发更多鸟人的使命感和say no意识。

 

2

他敢做!敢于犯错,敢当“鲶鱼”

敢说敢做,还敢于犯错。大鹏说,“优秀的员工应该是敢于犯错的,你敢于犯错,说明你身先士卒,有敢于冒险和担当的勇气”。这里说的犯错,不是责任心不强导致的犯错,而是经验不足导致的犯错。

他很认同任正非的一席话:“我们的高管,如果他没有犯过错误甚至大错,我不但不会提拔他,还会把他开除。”他说,比起做事畏手畏脚,谨小慎微做事,敢于犯错更值得鼓励。“不管是人,还是组织,都是试错中成长的。如果有人说你很蠢,你很傻,你错了,都没关系,这是好事;如果今天的我否定了昨天的我,那更是值得高兴的事。”

大鹏的清醒,在同龄人中少见,他甚至还有些“使命感”和“抱负”,虽然他非常拒绝被人用上这样的字样。姑且说,这是他与身俱来的一种“基本人格”吧,从求学时就想要从事教育改变和影响更多青年人,到进入企业他想要充当那条“鲶鱼”,他好像都没有止步于“只做好自己”,而是希望能够“带动更多人一起成长”。

经济学上的“鲶鱼效应”,是在沙丁鱼群中放入一条鲶鱼,鲶鱼四处游动寻找食物,沙丁鱼为躲避天敌的吞食也会自然地加速游动,从而保持了旺盛的生命力。大鹏说,他说期望的企业不仅有“鸟人文化”,更应有“鲶鱼文化”。


3

他热爱!盟大产品人,足球发烧友

他曾说,“员工最大的忠诚,应是对自己工作的高度热爱”。凭着这份热爱,尽管他有过许多迷茫、焦虑和挣扎,也都逐一穿越,回归这份工作本身。如颁奖词所写:他将复杂的场景,抽丝剥茧,交付给业务部门;他洞察人性,让用户在收获财富增长的同时,也感受到了盟大产品人的初心。

但从热爱工作到热爱这个鸟人团队,却好像是连他自己都始料不及的。

现在的他,每次公开讲话都像一场脱口秀,总会让人感受到整个鸟人团队在闪闪发光,而不是只有他自己。现在的他,会说“鸟精神”的四个关键词,“勤奋、奉献、超越、自由”其实是一种递进的关系,他会有自己的解读:勤奋是带有目标和方向的勤奋,奉献是基于你个人创造的最大价值,超越是不断迭代“小我”的超越,自由不是属于未来而是当下,当下的包容性、创造力和凝聚力都体现自由。

他还说,“2019年盟大的关键词是‘跨越’,这其实是一种‘非连续性创新’,不仅是意味着加速,更意味着颠覆过往,迭代自我,是新的起点。”对照着公司清晰的目标,他对自己的的三个期望是:能给行业和客户带来更大的收益和价值,产品和服务都能够在市场获得较高的占有率,以及有较高的口碑。

工作之外,还有他热爱的鸟人足球队。这支球队的每一位球员都能抛开身份、抛开工作,全身心投入到足球纯粹快乐中。今年,他还担任新一届足球队的队长,每次遇到招新,他总会不厌其烦地介绍,然后说:嘿,球队可不是什么权力游戏,唯一的要求,是需要你有一颗对足球炙热的心。

▲前排左二为大鹏在足球场上


【采写后记】

小萌采访过很多很多盟大的好鸟,要说难度系数最高的一位,迄今为止应该就是这位煎饼侠大鹏!他的每一次公开讲话,都会有许多“金句”,小萌其实也写过很多很多次了,但每次他都会有这么一句:“我说的可能都是错的。”让人捧腹大笑之余,留下深思。

小萌总是感慨鸟巢的神奇,能够容纳各种各样的人才在这卧虎藏龙,甚至能够改变那些“异类”的人,不是磨灭他们的个性,而是优化和放大他们的影响力,让他们自带的光芒能够带动更多人形成发光的共同体。这可能有关岁月的雕刻,但更可能的是,我盟拥有一支绝无仅有的“神笔”。




分享到: 
责任编辑:布谷